当前位置:主页>冬日暖阳>荟萃>正文

最难的是愿意承认这件事

2016-12-23 来源: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在香港女作家李碧华接受过的,为数不多的采访里,有一次被问到:死亡、背叛、误解、孤独、衰老、平庸,最害怕哪一个?最不在乎哪一个?

  她回答:受不了“背叛”,你一定曾提拔、保护、依靠、信赖,甚至爱这个人,后来的背叛是最大的伤害——但不能怨天尤人,那是自己选择也是自招的。

  之所以想起这一段,并不是为了阐释背叛这个词语的沉重,而是为了促使自己反省一件事情,如果背叛在此生无法避免,那又如何让自己学着去承受?

  其实也听过一个逻辑,因为害怕失去,所以一开始就不打算拥有。

  也曾说服过自己,因为害怕受到伤害,所以希望尽可能一开始就走得小心翼翼,甚至一开始就不打算投入任何一场人际关系。

  可是最终无法习惯这份打开方式,因为依恋尘世中的烟火,希望生活有起起落落的温度,想要并非一成不变的遇见收获。

  为了达成这种心理追寻的平衡,试过很多方式,当然是先从自我打开的方式开始——如今能够收获一丁半点的,则是学会接受承认这个词语。

  我并非想放大“背叛”这个词语,而是对于它的理解是因为,很多人生关键词,是我们可以自发去说服自我的。

  比如前面李碧华被问到的选项——死亡、误解、孤独、衰老、平庸——这些都是生命历程必经的部分,因为无法逃避,只好从容面对。

  也是因为如此,才显得背叛的冲突之大——它意味极端两面的投射,是一场需要跟其他人一起完成的参与过程。

  大部分时间人们并不愿意考虑遭遇背叛之后的结果,只是无数次祈祷希望自己是庆幸的那一个——可以好命到不需要经历这一坎。

  我自觉的不是好命之人,所以除了祈祷之外,我做的更多部分,则是提前演练。

  每个人对待背叛的态度不同,意味着自己如何走出来的情绪也不同。

  背叛之所以让人无法接受,最重要的原因不是那个伤害自己之人如何不好,而是在于,我们大部分时候,并不愿意承认自己遇上了错的人,遭遇到了倒霉的境况。

  一切都是从被丢弃过很多东西开始的。

  或者是被强制性掠夺。比如我的哥哥在童年时候的某个午后,把我折了一年的几千只千纸鹤,还有一大罐瓶子的星星,全部烧毁,只是因为他那天心情不好。

  又或者是诈骗。我在武汉大学期间,被偷过几次手机,几次钱包,外出逛街被无良商贩欺诈。

  又或者是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被动失去。比如为过自己重视的朋友付出一场,为过自己喜欢的人投入一场,到后来你并没有得到感激,反而会自我怀疑,是不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?

  也是需要很多年的实践,在某个夜里,情绪平和的时候,把这些往事拿出来的时候,才愿意真的在心里说一句承认——就是自己的哥哥不够好,是自己自我保护意识不够,是这个社会的坏人真的很坏。

  以及,承认有时候并不是你做的不够,而是人都是自私的,为了满足自我,会无法避免地去伤害到别人——于是我就顺便成了那个接盘侠,仅此而已。

  承认之所以难,不是在于面子,而是在于不愿意接受自己错了人,走错了路,做出了错误的选择,或者说,某一阶段的投入并非得到该有的收获。

  承认是自己受骗,承认是别人不爱你,以及愿意放下过去,这都不是一句话,或者一夜之间可以想得明白的事情。

  从前看家长里短的电视剧,看到父母要求孩子承认做错了事——那个孩子沉默点头,可是表情依旧倔强。

  记忆里回到自己的儿时,也会被迫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情。也会感激,毕竟有些基本的规章秩序是需要遵守的,很多的教养礼节也需要儿时慢慢养成。

  可是这个阶段的承认,我理解为一种表皮上的承认,它不会让你太为难,只是暂时的自尊心有些受挫,仅此而已。

  倒是越发在成人后的日子里,尤其无法接受一种境况,就是一个人嘴上说着自己做错了,可是偏偏在身体上,心理上,并非如此一致。

  我知道很多人是表里不一的,但是倘若你无法从内在自我承认一场,那么在后来的日子里,只会慢慢演化成自我安抚的错觉。

  至于如何识别一个人足够真诚,我总是在意,比起他说什么,我更在乎他做些什么。

  语言大部分时候有着很大的修饰作用,但是在是久见人心的时间沉淀之下,那个是否足够真诚相待你的人,依旧会展露出他努力想要隐藏的那一面。

  因为无法要求别人绝对真正对待自己一场,并且我悲观的认为这是很难实现的事。所以大部分时候,我只愿意对自己解剖,试着不让自己跟自己作对——这是我唯一可以持续训练的部分了。

  曾经向一个前辈请教过,如何能够坦诚地面对自己?他回答,当你自己所拥有的部分可以抵消失去的部分,你越可以很快地去承认事实本身,而不是为自己制造一场安慰的幻觉。

  我突然想起从前丢过的手机,那时候对于自己是很重的一样东西,可是拿到今天来说,已经不会对我造成很大的影响。

  于是才理解到,要累积更多承受失去,承受背叛,承受伤害的资本,你对于生活真相反省的反射弧才越短。

  这条弧度越短,你越是容易逃离困局——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心疼丢失的那一百钱,你需要让自己的财力足以对抗这一百块的失去并不算大数目。

  以及,你就是倒霉要丢掉这一百块,那就承认它好了。

  它不会回来了,任凭你如何心疼。

  所有的失去,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有段时间总有错觉,觉得新闻上发生的自杀事件很多。后来也是释怀,在于这个世上的每时每刻,都有人在绝望中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  只是因为社交网络的发达,会让人产生幻觉——为什么这个时代,会让人这么为难?

  也是后来接受,那些普通人的故事即使不被放大,可是对于自己的世界而言,也是一场又一场的战役——说服别人并不伟大,说服自己最难,所以才显得伟大。

  从心底让自己放下,从来不是容易的事情。

  时常冒出一种想法,那就是若是你能理解一个人,那你就没有办法责怪他们——即使是骗子,渣男,拜金女,腹黑同事——你知道他们这段行为选择的动机所在,就发现突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原谅的。

  我经常为这种得以体谅别人而感到悲哀,因为这样意味着我都没有办法去恨一个人,就连人性这一层基本的情绪表达,却也变成了我的一种克制的自我催眠。

  可是这也是修炼自我的一种方式,先得是承认那些不好,才有后来的自我说服,以及尝试着去原谅。

  至于是否得以真正放下,或许在这个思考的过程里,也已经变得不重要了毕竟,我们生来此生,便是走向不断放下的一场旅途了。

更多关于 荟萃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