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冬日暖阳>荟萃>正文

看到你越来越好,我突然开心得想哭

2016-11-28 来源: 安Ann 资讯整理编辑: 安Ann 点击:

分享到:

  “看到你越来越好,我突然开心得想哭。”

  隔着屏幕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下班蒙头睡了一觉刚刚醒过来,一看消息,这是早上10点多发来的,我没有留意到。最近几天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,出差、赶场、一场接一场的会议,所以很多时候不是太重要的事情都像自动屏蔽似的略过去了。

  而现在一看,离这条消发来息已经过去大半天了,发消息的这个人是当年暗恋过的男孩,那些年里,我一度爱上了我对他所有的想象,这场独角戏我一演就是好几年。这段光阴虽然过去很久了,但是在那一刻,我的脑海里立马能加载出当年的种种,那一瞬间我突然好想哭,就这么一句话,仿佛弥补了当年那些所有的心酸时光,我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结局不正是如此吗?

  每一个暗恋过的人都能感受到那种滋味。

  我搂起袖子,看着当年那些懵懂傻气的“恶作剧”,手指在那一条条刀疤上触摸,那种身体上的疼痛感没有了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些疼痛已经被风干,化成了实实在在的东西长在心里,是长大,是经历,我想这应该就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,只是每个人的历经方式不同而已。

  我还能想起当年的那个场景,一刀、一胶带、一打火机、一纱布而已。

  那是我们对待青春的“残忍”方式,每当遇到事情的时候,就会一刀一刀地划自己的手,然后用纱布包起来,雪白色的纱布一定要变成血红色,如果没有,那一定得再来一次,我想如果当年我会考虑这不是一个化学反应的话,我还会如此吗?这个问题不得而知,只是现在我倍感知足。

  所以当几个小伙伴每周同题练笔的题目为“纱布”的时候,我脑海里第一浮现的就是这个场景,关于纱布的那段青春,也是我最叛逆的那段时光,然而却是最不愿意动笔记录下来的东西,不是不愿意,而是我觉得内心还没有沉淀到能把想要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出俩。

  由于工作的关系,总能接触到很多中学生的爸爸妈妈,她们绞尽脑汁地想应该怎么跟孩子沟通,她们比孩子还着急学习担心高考,不管是寒冬腊月还是还是炎热夏季,她们拿着笔记本拿着比在周末之余去参加一场接一场的高考讲座,想法设法为孩子铺好未来的道路,她们在电话里跟我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不敢说孩子,不知道如何让他明白父母是对他好,那一瞬间我真觉得挺心酸的,为人父母原来是如此不容易,也会在想当年的我是不是也这么“混蛋”。

  每次遇到这种家长,我都能想起那个年少无知的自己,我努力回到过去,去想那段时候的自己,针对自己给他们提出一些小的建议,我想现在的他们应该和我当年一样,那些“纱布”时光,叛逆、稚气、迷茫都有过,成长应该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是的,曾经的自己,也是这么一个叛逆的孩子。

  而未来的一天,我也会成为一个母亲,我也要去教育自己的孩子,让他健康快乐地成长之外,还要引导他怎么去规划自己的人生。

  孩子与父母,终究是隔着那么20几年,这一生都没有办法跨越,而人生却是这样一步步走出来的,只有走过才会懂得,只有经历过,才会积淀,成长为最好的自己。

  朋友那天给我发来一张图片,图片上是一个他一个亲戚小女孩自残,手背上好几条伤口。我当时都觉得这孩子下手怎么这么重,对自己这么残忍,这张照片小女孩传到空间发了一条动态,如果猜得没错,是因为一个男孩子。

  我突然觉得她很傻,我多么多么地心疼她,我很想和我朋友说把她联系方式给我,因为我想起了当年的自己,想起了那些场景,我想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这样做,也就是这个时候,才会这么不爱惜自己,很多年后想起来,她会是怎么样的一种体验呢?

  纱布时光,有迹可寻,刻下了该记住的,扔下了该舍弃的,那段时光,清晰而馄饨,更让我坚定以后的道路应该怎么坚持。

  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复开头那个男生发来的消息,我想他只是无意间想起我来,我想他只是突然心底软弱,因为我们从来都不联系,我想现在的他应该也很好,写到这里我打开那个消息,在下面打上谢谢,轻轻地点了发送键。
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