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悦读>正文

写在两周年:还得继续过下去呀

2017-03-01 来源: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如果不是日历提醒我了,这一天会如往常的每一日一样,也就过去了。可是我还是被提醒了,今天是我在这个小地盘悄悄码字的两周年。

  依旧还是觉得,需要写点什么。

  这两年,还一直蛮焦虑的。起初把写博客的习惯搬到公众号,我半点自信也没有。后来有了一点起色,被很多平台邀请去做分享,我一直在拒绝。

  我不想把自己当成一个运营者,只是纯粹想当一个写作者。

  可是这些无法跟别人解释。

  唯一的一次,是去年参加业问在腾讯大厦举办的分享会,让我谈谈怎么经营一个公众号。这是当时的男友帮我牵的线,我万分不愿意,可是却不能失信于人。

  我做了好些天的PPT,比当年毕业时候投简历找工作还头疼。不是做不了,而是并非我愿意,所以做得很难受。

  那一天很冷,深圳百年来第一次下雪。我穿了四条毛裤,在台上讲了两个小时,以及没有打算要结束的意思。是后来时间限制,也就收尾了。

  后来他们都来告诉我,你讲得很好,真的。

  可是我自己并不开心。当时我并不知道怎么疏解自己。现在我完全知道了。

  不要做一开始你就不想做的事。

  那样会让你痛苦万分。

  那一次过后,我开始拒绝任何平台的邀请入驻,拒绝参加任何分享会,以及任何关于自媒体运营的采访。我解释,我不需要流量,不需要被曝光,不需要被投资人看重。

  可是他们不懂。

  于是后来我连解释也就不说了。

  一亩三分地,默默耕耘。把自己当成是写作者,是我在这里唯一的身份。

  这是我每天夜里睡前默念的一句话。

  我的朋友圈里,有很多的自媒体运营者,每天都有人分享他们是第N轮融资了,这个月已经第N篇10万+了。我羡慕他们,就那样远远地看着。

  以及,打算还是窝在这个小江湖里,自说自话吧。说不定遇上有赏识我的人。

  一晃而过又是一年光景。

  就在上个月,我在消息栏更新了一个#女神经说#的链接。

  只是为了做一个实验,看看我能不能收纳1000个深度读者,来证明我当初的选择——当一名虔诚的写作者的身份——并非是异想天开的一件事。

  之所以是悄悄的,就是因为挑剔。如此麻烦的路径,若是还能被你发现的话,那就算得上是对的那一个潜在赏识者了。

  在我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这个开价 777元/每人,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将来会写些什么鬼东西的虚拟产品#女神经说#专栏,已经有了第 700 位买单者。

  这件事情意味着:

  第一,我选对了。

  第二,这一年,我有饭吃了。

  第三,我有了经费,可以不需要赞助,去往几个城市,跟大伙唠唠嗑了。

  时间回到去年,我试图找出一点当时的状态,看看可不可以发散一下。

  去年夏天的时候,我跟当时的初恋男友分开,结束八年的感情。

  过往不究,也不会去抱怨。

  只是一夜之间,我变成了穷光蛋。从毕业那一年到如今第五年,我所有的积蓄,一半给父母买了房子,一半给了前男友创业。以及,以我的名义,欠了银行好些债。

  前阵子分享去菲律宾旅行时候的照片,我随意提了一句,2016年,过的有些难。现在想起来,其实还是蛮难的。

  搬家出来,开始重新一个人生活。

  我的达令啊达令,你只是需要一点时间。

  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。

  那段时间依旧喜欢去菜市场买菜。有一天在家做椰子鸡,照旧去买鸡,我突然问了一句,哪一种比较便宜?

  当下那一秒我就震惊了。

  从前去买菜,我从来不看价钱,也不问是否打折。总觉得对于吃进嘴里的东西,好一些总不是坏事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操心一只鸡的价格。

  我终于意识到,我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。以及,我此刻真是个穷人。我一无所有,以及负债累累。日子要节省点才能过下去呀。

  也不敢告知父母,只是定期在电话里回复他们,工作不错,偶尔有些忙。生活很好。跟他也很好,年底我们就打算结婚。

  给前老板打电话,说我想要一些工作,但是不好如从前那般坐班。可不可以介绍一些客户给我,我负责一些创意包装,文案统筹,短片剧本的工作。

  我说不在乎价格,有收入就成。

  于是那些日子,白天给客户写稿,夜里在这片地盘写作。每一天结束这一切之后,大多都是后半夜了。

  确定了自己明天有收入,不会被饿死,才腾出一点时间,分摊一丁点精力,去祭奠感情世界里的受挫。

  就这样过了两百个夜晚。

  我见过凌晨两点,三点,四点,五点,六点,以及七点的深圳。

  大城市的夜色很美,日出也很美。有时候偶尔那么一瞬间,也会忘记自己身处困境这件事。我在房间里合上眼,小睡一会儿,然后又开始当天的工作任务。

  从前经常出门就打车,这一年又开始坐回地铁了。走在路上,地铁口进进出出的人群里,有时候不小心,突然就哭了出来。

  好在大城市足够宽容,他们总是看着我一下下,然后就望向别处了。

  谢谢你啊,亲爱的陌生人们。

  就这么过了半年,年底的时候,L小姐问我要不要出国走走。我说了一句,要是从前还可以,可是我现在要还债。

  她回答,已经到这个程度了,也不会再糟糕了。我们想办法出去走走吧。

  旅行果然是有用的。

  脸上溃烂的皮肤,渐渐好了起来。连续几个月来大把大把掉下来的头发,也开始重新茂盛了起来。在巴厘岛那十多天,我的食量几乎等同于之前半年的份量。

  阳光美到令人心动,几乎差点就要罩住了,我那些夜里最阴森的绝望。

  有家出版社的老板找到我,问我愿不愿意再出书。

  我很惊恐,我说我不大想写书了。我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故事。之前那两本书的销量,也只是一般般而已。不好再出丑了。

  他回复,就写你经历过的故事就好。

  可是,我害怕没有人买单。

  他再回复,如果没人买单,那就我来买单。

  你不是个属于现在的写作者,你是个需要一些时间,以及属于将来的写作者。

  我愿意买下你的故事。只要你愿意继续写下去,那我就买下你一生的故事。

  这是我的承诺。

  心里千言万语,竟是无从回复。

  想要谢谢几个人。

  一位是我在北京的读者,J先生。

  多谢你在我最不清醒的时候,站在第三方的角度,告诉我如何处理当下的经济债务相关法律事宜。

  多谢你冷冰冰地告诉我那一句,将来总有一天,你回望今天的时候会明白,摔了大跟头的人,都是要做大事的人。

  以及那一句,姑娘,眼泪这玩意儿不值钱,你还有好多的事要去完成。

  你不知道这一句在当时对我而言有多重要,但是今天我想说一句,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。

  另一位是前面提到的,出版社的老板M先生。

  多谢你江湖一场里的拔刀相助,不问缘由给我打来一笔钱,让我过渡了搬家以及被银行讨债的日子。

  你是去年夏日里,上天递给我的那根稻草。

  要多谢你赏给我那一口饭,以及在北京那一夜的一壶清酒。更重要的是你说的那一句:发心会让你无限靠近最真实的那个自己。

  我已经把它供奉为我的信仰指南了。

  当然了,还有我的死党天团,女神经家的三个女朋友们:W小姐,T小姐,L小姐。多谢你们收留我那些日子里的眼泪。

  虽然我知道在你们前面哭泣,本该是你们的幸运。也是因为这一次,让我更加确定,你们在我生命里的不可替代。

  写到收尾,需要复盘几句。

  这是我的习惯。

  否则经历只是经历,也就无所谓收获了。

  。

  人活一世,爱情可以没了,友情可以断交,亲人也有可能翻脸。只有你的工作,你的事业,它永远不会辜负你。它是你存活于这个世界里最后的仰仗。

  。

  珍惜那些值得珍惜的人,你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里,他们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慰藉以及帮助。在得到贵人帮扶之前,全是你从前种下的善良有了开花结果那一日。

  。

  要更加努力,才能不辜负那些在谷底还愿意守候着你的人。

  。

  更重要的是,要感谢自己。我还没有倒下,并且这日子真是他么越过越好玩了。

  写完这一篇,我把床头的安眠药丢了。很大一瓶,都是我一点点存起来的。

  大四那一年,我终于丢掉了一大盒的抗抑郁药。

  多年后的今天,我终于丢掉了这一大瓶安眠药。

  从前每一夜无法入睡的时候,我都自言自语一句,大不了就吃一颗吧。可是我终究没有吃一颗,我害怕一旦开启了,就停不下来了。

  以及,我也想过,要实在不行了,那就把一整瓶吞下去。这样也算省事。

  可是每每总是想着,我得先把欠别人的钱还了,我不能不讲信用啊。否则下一世的轮回,是要受尽折磨的。

  于是也就这么过来了。

  现在债务还完了。

  安眠药也可以丢了。

  前些天居然还剪了个超美的短发。

  啊哈,简直了。

  还要谢谢那些打赏过我的人儿们。

  我吃的每一口饭里,都有你们的恩赐。

  以及,如果还要继续包养我后来的日子。

    (本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季节网的观点和立场)

     

    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联系,jijiewang.com将予以删除,谢谢!

  • 上一篇:亏欠自己并非乃我本意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更多关于 悦读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