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悦读>正文

没有耳机的日子里

2018-07-08 来源: 褚伟 资讯整理编辑: 褚伟 点击:

分享到:

 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霉运,虽然没有大姨妈来的精准,但有时候也足以让你措手不及。

  最近霉运好像集中降临了。

  上周刚掉了耳机,昨天又丢了雨伞,虽然都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也足以让自己自责内疚好几天。这样的感受我想打过麻将的人深有体会——连打数日,盘盘皆输。

  如果是一般的物件,丢了倒也无所谓。但这两件东西对我来讲,有一丝的特别。

  先说耳机吧,一个月前,耳机线开叉被我扯断了之后,立马在京东上买了一个原装的,没用一个月,就被自己弄丢了(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是落在了健身房,还是掏口袋掉时掉在电梯里),总之它已经离我远去了。

  关于雨伞,似乎更离(mei)谱(nao),昨天中午出门,天空飘着鹅毛般细雨,望着天空,似乎没有撑伞的必要,于是将雨伞丢进了单车的篮子里,下车时就这样一走了之了。

  我对那把浅绿色的雨伞念念不忘,因为撑开它就让我想起那场倾盆大雨。

  那是个初夏的傍晚,和朋友约好在星巴克见面,出门时,天色渐晚,准备找个地方吃饭,我们走了几分钟后,雨水开始有节奏地下起来。连拐了好几个路口,不仅没找到吃饭的地方,连个便利店和躲雨的地儿都没有。站在十字路口,我们焦急地看着红绿灯,雨水劈劈啪啪地砸在地上,看的让人心烦,来往的车辆不时从身边经过。冒着大雨,最后我在一家联合利华买了这把伞。

  失去的这些东西也许不重要,但不知不觉中它已经成为一种生活的陪伴,只是有的陪伴的时间长,有的短暂。有的是在雨天,有的在上下班的路上,在失眠的夜里。

  在没有耳机的时间里,我有些失落,不能在上下班的路上听音乐,不能在公众场合看视频,好像身体的某个功能被切断了。麦克卢汉说:“The Media is The Message(媒介即讯息)”。耳机作为声音的延续,让单调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。

  而戴上耳机后,又好像是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,沉浸在自己构造的声音世界里——听一上午的乡村民谣,单曲循环某一首歌,追完一部刚刚上映的美剧,或者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听听付费的课程。总之,就是不想闲下来,被声音“绑架”了。

  鲍曼用“无固定形态,流动的,液态的,运动着的”来概括现代社会的特征。处于都市中的我们,眼睛已经被各种广告、建筑物、交通工具、飞驰的车辆浸染,耳朵也要接受地铁、机场、餐厅、商场、医院等各种“噪音”的轰炸。我们不得不调动所有的器官,同时处理多个向我们涌来的信息。(如果未来的数字之城可以实现,我希望买个VIP像屏蔽掉广告一样,屏蔽掉眼前不想看到的一切。)

  有时候,就是这样一种交错运转的关系,造就了现代人独特的生活节奏——匆忙。匆忙源于对时间的极度渴求,对空间的强烈占有,匆忙是现代城市人生活的常态。现代城市经历着高速膨胀发展的时期,像装上发条一样,已经变成了在加速奔跑的机器。服务这样一个机器运转的,便是忙忙碌碌的城市中的个体。

  一大早起来,匆匆洗漱、匆匆赶公交地铁去上班,白天投入到紧张的工作,夜晚匆匆下班回家、匆匆吃晚饭、看个电视剧都要快进、匆匆浏览当天的朋友圈、匆匆睡觉。当生活固化在一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中,剩下的只有被动的匆匆的适应,来不及有喘息,来不及调整,个体的全部都必须投入到城市发展的黑洞之中,而城市发展却使得个体变得支离破碎。

  想一想,你有多久没有抬头看一看月亮了,多久没有耐心地去听一听风声和雨声了,多久没有感受到知了带来的童年乐趣了。而这一切,逐渐被耳机和匆忙所代替。

  人类发明的终极目的就是从一个空间逃到另一个空间,从一个世界逃到另一个世界。尽管我们还没有办法让所有的人抵达另一个更遥远宽广的太空世界,但已经可以通过声音、电影、旅行、享乐来逃离现实世界了。

  耳机丢失后,我试着去适应没有耳机的世界。一周下来,我发现自己始终无法适应没有声音的日子。几天前,我又悄悄在京东上下了单,断裂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又被接上了。

  有些东西丢了可以再买,但有些就不能,比如——运气。

  突然想起很久之前,我的一位同事的微信签名:“今天又是没有什么运气的一天。”

  是啊,人生大多时候不正是如此么,一年365天,没有运气的日子大概占了360天吧。

  即便如此,我也祝愿你,在没有运气的日子里,也不要生气。

更多关于 悦读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