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悦读>正文

亏欠自己并非乃我本意

2017-02-28 来源: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有段时间,一直被提醒起一个词语,原罪。

  从前我对这个词语的理解并不多,只因为觉得自己不过世俗里普通一人,轮不上大富大贵,也就顺便可以躲避掉那些需要去自我拷问的部分。

  奈何生活并非如此。

  我工作的第二年,就在公司附近租房。写字楼不远处有个佛堂,每个周末的其中一天,有位老太太会出现在那里。虔诚一人,跪拜一个下午。

  门外是开着奥迪的专车司机,他送老太太来,然后离去。再是三五个小时之后回来。

  再后来,老太太来得频繁多了,除开周末的固定时刻,后来延续到了其他日子。

  佛堂旁边是一家潮州菜,服务员会在一楼迎宾。那些日子,我也常去那一片转悠。

  服务员是最精准的信息情报员,于是得知,老太太儿子经营着一家很大的赌场生意。家财丰厚,可是老太太谨慎而小心,需要持续为家人祷告,想要为家族积福。

  从前我不理解那些概念,所谓如果你觉得日子过得顺遂,一定是有人多少替你承担了一部分难。直到这些年我越发认同。

  有多少人顺风顺水,身后便是多少人如履薄冰。

  所以我才想要在这个时刻,提出我的逻辑:对自己虔诚是一场持久的战役。

  大部分人都会觉得,是这个世界亏欠了自己很多。

  我常常反问,是不是当我们遭遇不好的一切之时,就可以把所有罪过推给这个世界?

  那么,为什么不是具体的某个人,某件事,甚至某个环境,某个时刻?

  后来我终于知晓,正是因为我们无法面对自身在能力以及相关种种上的缺失,所以并不敢具体地指向某个标的物。

  可是与此同时,我们又需要一个出口,于是“世界”这个词语,义无反顾地承担起了责任。

  有意思的是,世界并不会对某一个人负责。于是它成了单方面的发泄之物,在这份无以名状的冤屈中,承担着很多很多人的指责、对抗、讨伐、甚至是问罪。

  差不多是在二十五岁之后,我便很少对世界进行拷问。

  一方面是前面很多年的经验告知我,这个方式是无用的。任凭你声嘶力竭,倘若你依旧站在原地,生活依旧不会善待你。

  另一方面,我所认为的世界可以对你温柔以待,已经不再如同从前般是一件必要的事情了。你开始明白,这个世上,千千万万人有无数种生活方式,我们大可以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怡然自得。

  也就是说,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外在世界,很多的他们,必须对自己温柔以待。

  我们唯独要做的,是不去观望另一个圈内的他人世界,也不需要强求被外族之人理解一场。

  相信我,当你理解到这个层面的时候,很多的抱怨可以告一段落了。

  再来是最后一层,善待自己,就是最大的虔诚。

  我所理解的善待,是遵循自己的价值观逻辑,来义无反顾地走下去。在这个前提下,不去作恶,不去成为故意伤害别人的人,更不要以此来实现人生价值的要义。

  很多的原罪,是客观的原因存在。比如贫穷落后,相伴着愚昧无知。比如年轻时候一无所有。比如年少时候并不懂得珍惜。比如那些需要很多的教训换来的成熟稳重。

  一开始得不到,我们不要过度责怪于命运。命运是一个中性词,它会跟随着你的内在心声来决定你人生的走向。因为一旦陷入将错就错的怪圈,后面的路就很难走下去了。

  再到后来,我们再是得不到,便要说服自己存在着这个环境当中的分量。

  其实过来人常常告知的自知之明,不仅仅是规劝我们尽量躲避无知的偏见,更重要的是另一层意义:我自己可以得到什么,以及必将无法得到什么。

  一旦清楚这一点,那么去追寻自己可能靠近的部分,便是成为了有所价值的主题。

  我常被人念叨,我是个不贪心的人。

  其实怎么会不贪心?

  我只是明白了自己欲望里有所值得的部分,然后全力以赴去追逐它。至于那些不属于你的部分,也无需要放入那么多的纠结经精力。一旦你屈服于那些不属于你的欲望,你也必将被欲望摧毁。

  这便是我对于人生价值也好,欲望驱使也好,这一类词语的理解。让它成为你想要更好的生活,成为更好的人的动力,而不是在其中斗争到你死我活,以此站在最高处说一句,我赢了。

  这一场赢,到底有多少是你可以承受得来的,又到底为你的人生增添了多少另一层主观式的原罪,这些只有自己才可以盖棺定论。

  我从前总是觉得,需要对他人交代自己种种缘由的出发点,是一件必要的事情。是在后来才得以理解,对自己虔诚,是一场不轻易步入其中的旅程。

  一旦你进入其中,你需要时时提醒自己,所有的行为驱动,到后来会让自己获得怎样的命运走向。

  于是到了这一步,选择变成了极为重要的事情。

  大部分的我们都背负着原罪而来。从诞生之初,我们便是借用母亲的子宫肉体而来。继而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们总是向很多的他们伸手拿。

  因为这份索取,于是到成年以后,我们需要多倍偿还,甚至进入受苦的磨练旅程。

  所以总有过来人说,人生本就是一场苦旅。

  我认同一半。

  这是在于,只有在一个人意识到人生是受苦而来之后,他的磨练旅程才开始。

  倘若他依旧停留在领悟浪潮袭来的前一秒,那么于他而言,也不过是肉体上的辛苦一场,老去一场。奈何在所谓精神,所谓意义的追寻层面,则是一场永远没有开始,就已到头的结束。

  没有意义,也就无所谓思量。只有思量,才驱动想要讨来更多的苦,以此去寻求彼岸。

  这些年总是唠叨人生很难,却从来不是具体的东西。因为有些情绪很难说出口。

  从前是因为想要被他人认可一场,于是拼尽全力,想要在每一段人生角色里得到世俗意义上的衡量。再到后来,我却是发现,终于可以做到不在乎很多人的念想,也能过好此生。

  可是这个阶段很快就过去了。

  如今是第三个阶段,我知道了一个人存活于世上,最大的仰仗者是自己。我也知道怎样运用这一股力量于具体的生活当中。

  可是这并不会让我增添更大的勇气。

  相反的,我有些胆怯。

  我害怕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,我害怕自己不需要依赖别人也可以从容此生。

  于是我便又开始了下一层的探寻:要练习着不对所有人失望,原来也是人生的大难题啊。

  即使总有失望,可是也要自我重启,自我修正,来完善这一具本就不够完美的凡胎肉体。

  因为不能失望,所以要接受失望。

  因为不能绝望,所以要拯救绝望本身。

  电影里《蔚蓝深海》里的女主角,在被问到为何自杀,是否是被爱人背叛,亦或者是讨厌这个世界。她回答,是因为对自己失望,愤怒,以及羞愧。

  这便是原罪真实的体验吧。希望无愧于心。即使不能成为圣人,可是也想尽量成为一个好人,做对的事情。至少在可以自我说服的层面上,不会对自己失望。

  因为一旦在心里抛弃自我,一个人的存在便是变成了最大的原罪。

  人生漫漫,这段旅程太长。

  这一秒,终于明白林夕在《难念的经》里写的那一句,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,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。

  花光力气,做上一件无用的事,也不过是为了证明,自己有用过罢了。

更多关于 悦读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