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悦读>正文

他们是你人生的一部分

2017-02-23 来源: 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大概是一年前,无意间看到一档综艺节目。节目组去医院挑选一些患了不治之症的人,帮其寻找过往的朋友,举办一场隆重的告别会。

  我不喜欢真人秀节目,可是因为是关于告别这个主题,我还是坚持看了下去。

  那一期的主角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,患了肺癌晚期。因为化疗,头发全部掉光。告别会那天,她戴上假发,化了妆。还穿上了婚纱,因为她之前结婚的时候没有举办婚礼。

  聚会的大厅里是她从前的同事,朋友,童年里的邻居玩伴,节目组费了很多精力把这些人聚集起来。

  我突然想起一个好友曾经跟我说的一句,大学结束,从今往后的日子,再一次遇见一些人,不一定是他们的婚礼,他们孩子的满月酒,他们的生日大寿,而是他们离开人世告别会那一次。

  从前我无法理解,如今越发深刻体验。

  回到这一点上,我觉得这个女人是幸运的。

  她得以被这一档节目选中,即使带着真人秀的表演成分,可是无法忽视的是,那些跟她过往有过交集的人,的的确确排除了万难,穿越千山万水而来。

  前来赴会的人们,一一站起来,讲述一些关于跟这个女人从前的片段。整个节目的基调并不刻意渲染哀伤,反而很是平静。这是让我出乎意料,继而觉得高级的地方。

  在这些人的讲述中,我心里升起一股真实的暖意。我突然有那么一点感悟,那便是即使如我这般特立独行,理性看待的人,即使千万次觉得自己是生来孤独的——可是无法否认的是,在具体生活里的很多片段,我们每一次的所谓意义,都是有很多别人参与的部分,所共同造就的。

  我很庆幸,我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  我想起大学时候,隔壁宿舍有个好友梁小姐,她最爱的日常就是在宿舍里看剧,甚至是入迷,以至于吃饭种种都让别人帮忙外带,自己就窝在床上的小桌子上,几乎等同于个半个残疾人。

  我总是劝她,你要出去走走,不能一直宅着。男生打游戏废掉了,你是看剧把自己废掉了。

  她从不理会。

  大二那一年梁小姐过生日,之前两个星期的时候,她随意说了一句,我想给几个朋友每人写一封信,顺便回忆一下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小事,算是给自己一样生日礼物了。

  我特别鼓励她。于是她就开始着手了。她决定一天写一篇给一个人,放在当时还时髦的QQ空间里。

  几天之后,她突然恐慌地来找我。

  “达令,我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!”

  我疑惑。

  “我本来以为我没什么朋友的,我以为这几封信很快就写完的。可是当我开始回想罗列要写信之人的名字的时候,别说两个星期了,就是两年也不够的!”

  我依旧沉默。

  “我并不认为我有很多朋友,但是既然开头了,就想把跟每一个有过交集的人写一些下来,哪怕只是很少的篇章。可是,我发现我根本完成不了!”

  我终于惊恐。不是因为她问的那一句“怎么办?”,而是这个真相让我恐慌。

  人是在什么时候觉得时间珍贵呢?大概是因为发现,自己在乎的人居然还蛮多的时候吧。

  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,去怀念每一个人。就更不用说记录下来那些片刻了。这让我很害怕,在当时就觉得一份巨大的遗憾残骸向我砸来,我来不及躲避,就已经走入过去式了。

  我不大记得我们当时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。当下是难受了一阵子,可是觉得无力,加上大学里并没有那么的人生体验,不留神这件事情就过去了。

  可是惊讶的是,那一次之后,梁小姐像是变了一个样子。算不上马上努力奋斗珍惜时间那种夸张,她只是开始不宅在宿舍里了。她开始往外走,找我去上自习,空余时候走走校园,周末骑车去武汉其他的大学校园里游荡。

  我们还拉来了几个同学,拍了一个短片,类似于现在的微电影,参加当年的校园DV大赛。那是我人生里写的第一个剧本,灵感来自于现在看起来很俗的青春小说,然后改编成了一个凄美的小故事。

  当时我就觉得很糟糕,一切都是糟糕的。我们没有经费,没有设备,更没有经验。就连剪辑技术也是现学的。

  我们去忽悠低年级的小师妹,还有连哄带骗拉来两个学院篮球队里很帅的男生。前后花了三周的时间,稀里糊涂地就拍完了。最后没有拿到奖。

  因为如我们预料的一样,所以并不算很难过。

  聚餐那一天,我带着歉意向他们表示感激。梁小姐突然很严肃地说了一句,达令,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拍摄游走了很多地方,我可能到毕业了都不知道我们的学校是这么好看。

  “以及,我很高兴,我们留下了那么多花絮影片,这算得上最好的生日礼物了。真正该说谢谢的,得是我。”

  梁小姐很郑重敬了我一杯。

  回到现在,我常被问到的一系列问题是,跟朋友渐行渐远,该怎么办?亦或者是,异地恋的两人,需要去往对方城市那一个,交通,酒店,都是大支出,会不会吃亏?

  又或者是,同学聚会一场,每个人都想在自己所在的城市里举办,这样就要其他人请假买票加上辛苦前往,难道不是自私吗?

  我不曾有过这样的纠结。

  一是因为生活里并没有那么多所谓不得不参与的约会。一旦我们主动建立起良好的社交状态,整体上不会有那么多觉得“是自己吃了亏”的念头。

  二是我也承认,情侣之间,朋友之间见面,每一场赴约都是时间跟金钱上的消耗。在大部分人都不算富裕的情况下,也做不到真正的无所谓金钱。

  那么评判标准是什么呢?

  我的回答是,值不值得。

  这个值不值得,并非来自于这件事情本身,而是你认为它值不值得。

  如果一场朋友的婚礼我想要去参加,不光是要去祝福她,而是在我心里完成我对她的重视。是否参加一场聚会,在于如果这其中有一个我想见的人,我就愿意前行一场。

  他们是我青春的一部分,是我过往记忆里的某人。我不知道跟这些人在后来的日子里还有没有交汇,甚至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翻脸。

  我只知道,我想要这一次相聚,来完成起码我对于此前交际一场里的情谊的怀念,以及维系。

  人越长大,才觉得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,你只能集中在其中一部分的人际关系上。

  我唯一可以掌控的部分,就是珍惜每一场饭局的约会,珍惜夜里愿意跟你聊天的人,感激那个愿意提前留出假期跟你去旅行的人。

  不仅仅是因为你不知道还有没有后来,而是在当下,对方就已经把你当成他生活选项中的重要一环了。

  仅仅是这一环的认可,便是巨大的珍贵礼物。

  其实我觉得,倘若把日常关系当成是旅行当中的偶遇,会是一个很好的思量方式。

  在旅行当中我们遇到有缘的路人,因为萍水相逢,点头之交,所以会保持自己的礼貌教养,愿意快乐地分享各自的些许有趣之事,也能够在离开的时候平和地告别。

  可是一旦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,我们总是把身边的人际关系看得太重。重到有时候不仅仅给自己很大的压力,并且给予对方很大的压力。我并不认同这是一种健康的人际逻辑。

  如果是在从前,我会觉得这样的一个自己是冷漠之人。可是这些年下来,身边与我分别的人越来越多。我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努力挣钱,协调时间自由,想去见某一个人了,就飞到那一个城市。

  我不需要对方感激,也不需要对方给我回馈些什么必然的“下一次该你来看我了”这样的承诺。我只是想需要这么一场到达,以此来慰藉我自己——我的重情重义来自于我愿意。

  通过这一份我愿意,在我力所能及的条件下,去见到他们更多一些次数。这样子在转身告别的时候也不用过于沉溺于一场离别的悲伤。至少你知道,这一次离开,我必定要回去变成更好的自己,然后再来下一次赴约。

  我曾经提到,参加工作第一年,居住在那间很脏乱的小房子的时候,无数次夜里觉得无法在这个城市活下来。是突然某一天,我冒出一个念头:迟早有一天我是要离开这里的。

  再是后来,在一份工作上觉得压力很大的时候,我同样参照“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这里的”自我暗示法则,我发觉自己可以瞬间平静下来。

  那个时候我一直想着离开,但是却还不知道,离开之后,可以前往何处。

  直到现在,我觉得自己可以稍微理解一点这份到达了。这份到达,包括了你认识新的朋友,进入新的环境,经营新的生活——进而意识到,替代是一种常态。

  同时也意味着,在这些过滤的节奏里,你领悟到那些不对的部分,那些错误的弯路——从而沉淀下来的,这些人,这些事,才算得上有用,以及值得的过往。

  这一份值得,全仅仅是因为,是很多个他们,在错综复杂交汇中造就了今天的你。你不能奢求对方等同回馈,强求而来的东西都不会真诚。

  这份彼此参与,即使无法维系永恒,并且也必将无法持续维系。可是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曾经有过。

  他们是你人生中的一部分。在乎与否,全凭自己。

更多关于 悦读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