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冬日暖阳>荟萃>正文

我终于承认,我有四个妹妹

2017-02-20 来源: 我要WhatYouNeed 资讯整理编辑:A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  “生长在多子女的家庭”

  高中时,我回家吃饭,几个妹妹总是为看哪一个电视台而吵闹。

  “你们还闹闹闹,还吃不吃饭了?把遥控器给我!” 我妈接过遥控器,放到自己身后,“要是当时我不生你们两个就好了,家里肯定会清静很多。”

  每次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头脑里都会跳出一个声音,像驱散不走的蚊子在我耳边嗡嗡地响:我妈要是真的少生两个就好了。

  我的父母是农村户口的,但我们都在深圳生活。

  然而,要让我在深圳上公立学校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一是因为户口,二是因为母亲刚生下第五胎,家里的情况实在难以启齿。一家七口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,常常吃的是残羹冷炙。

  好在我的成绩不算差,于是父亲就托关系,把我从私立学校转到了公立学校。

  那会,我刚读小学四年级,上课坐在我前面的,是一位漂亮的本地女生。她是独生的,父母在政府机关工作。

  开学没多久,多才多艺的她很快就获得了老师和同学的宠爱。相反,我的同桌则和我一样,是个穷酸的潮汕人。这从我们身上校服的崭新程度就可以看出来。

  我的同桌是一个很外向的人,有一次,他和这位漂亮女生聊得起劲。

  “什么?你有一个姐姐,两个妹妹?天啊!你家居然有四个小孩!” 坐在我前面的漂亮女生突然提高了分贝。

  我抬头看她,那双像被挤出来的弹子球般的眼睛下面,带着一张练了无数遍标准“a”发音的嘴巴。

  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我同桌有四个妹妹呢!” 话题一下子转到了我身上,他骄傲地说。

  我哑口无言,脸部发烫。漂亮女生原先惊讶的面孔,又戏谑地加入了诡异的元素。不知是童言无忌的天真,还是人性本恶的丑陋,这个在我眼里的漂亮女生,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一句话:

  “天啊,你妈妈是母猪吗?”

  我像是被追击的猎物,一下子坠入了被人设置好的陷阱。

  片刻之后,我没有反驳她。或许,我有四个妹妹这个事实,早就在我知道或不知道的地方被议论过了。但我却更不愿意提起这件事了。

  没过几年,老二也来到我的学校念书了。

  每次放学,她都在校门口等我一起回家,而我每次出校门都有意地和她保持距离。我常常等到过完马路,旁边没什么同班同学的时候,我才开始问她,“作业写完了吗”“今天老师上课讲什么?”

  虽然,我们周末一起在学校上美术兴趣班,但我从来不敢跟老师(甚至好朋友)说这是我妹妹,因为我知道他们下一句话是什么。

  “我有四个妹妹”这个答案,就像是在我身下揭不下的标签,让我厌恶至极。

  有时候,我的脑子里会浮现出这样的想法:“就算哪天自己的妹妹人间蒸发了,就算自己少了一个妹妹,可能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感觉。”

  当然,我从来不敢说这样的话。

  几年之后,我终于摆脱了小学和初中的小圈子,到了离家一个小时车程的高中上学。

  在这里,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,也没有人对你的妹妹小声议论。一切都是新的开始,花草变得可爱,空气变得清新。

  但是这种愉悦感并没有持续很久。

  我发现了,无论是和什么朋友交往,问起家庭背景都是一件平常的事。而我也只能,一遍又一遍无奈地再竖起四根手指头。

  意料之内地,又听到了很多惊呼声。

  每次我都会尴尬地笑,可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这种感觉,就像自己仅有的一块遮羞布,被一遍又一遍地拉扯下来。

  面对着他们,我积累着的自卑也让我始终无法坦荡地说话。可现实的情况是,越是害怕,越是逃避,恐惧就越是找上你。

  于是,在那么多年之后,我终于开始慢慢接受,这是一个事实,也已经变成了自己的烙印,甚至是我的标签。

  现实在逼迫着我去面对,去接受。就像人生中的那些坑,其实一个也逃不掉,这次绕过去了,下次同样的坑还是会出现在你面前。

  高三毕业的时候,我填志愿,家人想让我读师范,因为希望作为老大的我可以给妹妹做个榜样,妹妹也可以当老师。但是我还是执意选了热门的经济类专业,并且选了好几个离家里远的大学。

  我希望可以离家远一点,再远一点。

  上大学之后,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却开始怀念和妹妹呆在一起的日子。

  每年过春节时,我们一家人都会回乡下过年,我和妹妹的关系这时是最亲密的。

  她们会把压岁钱交给我保管,我们结伴从巷头逛到巷尾,去三大姑家抓上两把糖,又或者到七大姨家吃刚摘的柑橘。村里到处都是欢声笑语、尘土泥巴,玩到日落才摸黑回家。

  每次一起写作业时,她们特别喜欢问我问题。家里做少有的海鲜时,妹妹会帮我剥好肉蘸好酱,不停地放到我的碗里;有时候我不在家,她们朋友送的糖,也要给我留下几颗放在柜子里,说这是留给哥哥的。

  去年十月,我看到小妹的 QQ 空间发了动态,说养的一株不知名的植物终于开花了。

  过了两个月,她又在 QQ 里发了十几张照片给我,“哥哥,这是火龙果!快要成熟了,你快点回来吃。” 照片里,她小小的手托着悬挂着的那颗浅绿带红的火龙果。

  平安夜那晚,我刚从校医室买了止咳药走回宿舍,超市摆着闪闪发光的圣诞树,人们戴着圣诞帽笑得很大声。男男女女们在楼下交换礼物,街上到处都喜庆的气氛,我却不知道该找谁庆祝。

  我接到家人的电话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啊,小妹一直留着那颗火龙果,说要等你回来再吃。”

  转眼间,老二也要准备高考了。

  有一次她突然跟我说,“有时候,我会很骄傲地告诉别人我有一个学霸哥哥。”

  老二成绩不是很好,但是很努力,一直把我当做榜样。每次学校要开家长会,她都会想让我去。我站在她们班门口,她会开心地跟路过的同学介绍,“这是我哥。”

  我高考结束那天,老二到地铁站接我,上楼梯的时候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 iPod 说:“给,这是送你的毕业礼物。毕业快乐!”

  我看着手里的 iPod,想着每个月只有 200 元生活费的她,大概是攒了很久吧。

  慢慢地,我也不再介意别人知道我有四个妹妹这个事实了。

  相反,要是晚上哪个妹妹还没回家,我都要打好几个电话并且到站台去等她,然后帮母亲教训她一顿。

  有时候到了饭点,家里少了一个妹妹,也没有人去抢电视遥控器,心里还会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  现实,也越来越朝着这个方向发展:我们各自成长,相聚的时刻变少,对话也变得简单,一起在家里吃饭的时间越来越少。

  但是想到,以后能够以大哥的身份参加四个漂亮妹妹的婚礼,心里还是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幸福感。
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