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心语>正文

你只能等到那个时候到来

2016-12-08 来源: 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生活中常常有一种游离,以及有点喘不过气的状态,便是等待。

  其实所有的道理,逻辑,心理,自己都明白,只是这个过程里,眼望着自己想要的部分还没到达,难免惊慌。

  如同远足路上,看着一层层阶梯,哪怕有人告诉你,很快就到了,再继续走一段——可是依旧觉得艰难,以及望不到边的失望。

  人总是在一次次失望中重建希望,就如同海浪一次次袭来。

  等待的感受,从前是具象的。想要新年到来,可以有新衣穿。想要假期到来,可以肆无忌惮地玩耍。想要考试成绩出来,可以松一口气。

  还想要获得某样东西,于是会收起任性,把零用钱投入那个空瓶罐,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填满。

  这种期待,是有一个数字呈现的,有一份确定可以抵达的。于是即使这中间再是不够顺利,我们也必将知道自己可以得到那部分。于是对应出来的好品质,坚强,耐心,守候,都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东西。

  从前会听家乡的老人说起,人这一生,害怕的不是辛苦,而是没有奔头。可那个时候自己无法理解,只是觉得,辛苦这件事情本身,已经足够吓人了。

  是后来的日子,有一次看到一则新闻,一个从内地到香港去发展的明星,有一天突然跳楼自尽。再后来,这个范畴里的人数不断增加。

  恍惚间有些意识到,本来以为人是需要到了很艰难的时候,才会走上绝路。以及这些时候,应该“差不多是到了一定年纪以后”吧。

  可是如今看来,一个人每时每刻都会想着绝望这件事,因为生活里有太多不在自己的预设中。

  再一次对于等待这件事情体验之深,则是工作的第一年年尾。那时候将近春节,上下班时间的人群比往日少了很多。

  某一刻尤其不适应这样的空档,因为“我所认为的正常”,是要排队等待地铁进站,等待人群上上下下,在电梯上靠右边缓缓从地下升到地面。

  因为习惯了这种快节奏下的被迫等待,这一刻突然在空荡的车厢里,没有人需要协调退让,随意任意自己加快步伐——当这突如其来的些许自由向你供来,你反而开始畏惧了起来。

  那时候我突然意识到,人为什么需要等待这件事,以及上帝为什么要安排一个人等待。只是因为,我们无法承受巨大的得到——无论是丰收的礼物,还是唐突的遭遇。

  成年后的日子里,最是期待的,是不要自己现在这个样子。想要到达一种超乎此刻年龄的品质,比如不矜不躁,稳当可靠,得体怡然,以及很多的心平气和。

  我也急切想要过这样的日子,甚至有些邪恶地,希望自己快一点老去——我以为只要老去了,就可以得到那些丰盛,看起来“顺其自然地”脱胎换骨成另一个人。

  是有一次在电影里看到一句台词,无能为力的时候,你只能去等待。

  我自己的解读则是,你只能等待那个时候的到来,而这个“时候”,大部分说的是一个人的年岁。

  曾经看香港媒体采访余文乐,他说起从前出道时候,不知如何当演员。可是着急也无用,因为麦兆辉跟他说,“你快长大吧,到你29岁那年我有一个很好的角色给你。”尔冬升说,“你还需要很长时间来形成一个模样。”

  “那时候总希望快些到三十岁,因为很多导演跟我说,要等我再长大一点才找我合作。”

  这一句突然让我自己意识到,或许很多年少时候的人,都曾跟我有过一样的想法,可不可以快一点到三十岁,四十岁,五十岁,或者干脆步入暮年。

  虽然我们自知,人生体验的过程是很难忘的经历,可是倘若这其中要历练的难大过于收获本身,于是有时候也会难以控制地想着,可不可以一眼就到尽头——成也好,败也好,我只是不想走路了,我想要休息了。

  我是在后来才明白一句,那些你所期盼的真正宠辱不惊,风轻云淡,释怀一场,全都需要生活的沉淀,经历的丰富来做铺垫打底。

  偏偏这些,除了时间能给你,别无他法。

  有天被问到过一个问题:想要获得一场心情的平淡,让自己不要轻易受束缚于自己的情绪,可是偏偏做不到,焦虑万分,却不知从何下手。

  提问这个人说的最后一句是,我今年20岁,可以告诉我怎么办吗?

  我有些生气,继而是无奈。

  一是觉得这字句里,看到了曾经的自己。

  二是觉得,上苍真是很公平的一样东西,不该让你得到的部分,任凭你如何焦虑,也找不到可以努力的切入点。

  三是我的回答,这个年纪的你,要追求的不是心平气和,而是力所能及的去折腾滚滚尘事一场。

  大学的时候有去旁听过一门外国文学。上课的女老师,年过四十,刚从国外回来,以及单身中。这些是旁边同学提供的信息。

  有一天在课堂的尾声,她说起了一番话。

  “我现在看着你们的面孔,女生不管是否化妆,男生是否邋遢,这些都无所谓。重要的是,你们才二十出头,这是最美好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们要做的,是投入生活的洪流,而不是想着如何淡然一场——因为你们还不配。”

  那天讲课的内容我早就忘了,可是唯独记得这一段。之所以就连逃课也要想办法去听这个女老师的课,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好学生或者沉迷于外国文学——我只是想要看见她而已。

  那个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偶像,也不像今天的互联网诞生各种意见领袖或者女神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成为怎样的一个女人,可是这个女老师就是那个时候,最靠近我期待中的模糊样子——因为她的脸上,有着我想要的那份心平气和。

  我当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单身到四十岁,也不知道她在国外的生活经历了什么。可是我就是知道,她就是有着那个时候自己所无法拥有的丰盛。

  是这一份沉淀,让我羡慕至极。

  这些年日常看剧不知不觉中,已经把从前最关注的主演本身,渐渐过渡到了哪些不起眼的配角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戏骨。

  故事剧情的演变中,我偶尔也会出戏——这些他们,在荧幕之外,是否也是如此有魅力?

  又或者说,是日常积累里的低调,才使得厚积薄发这个词语,变成了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的遥远。

  李宗盛的歌,非要等他长成大叔模样了,才觉得更好听。倘若让一个小鲜肉唱,“感情不就是你情我愿,最好爱狠扯平俩不相欠,感情说穿了,一人挣脱的,一人去捡。”——你总会觉得,这个味道终究是不对。

  不是这一句不对,而是这个人不对,以及他所在这个岁月的阶段,并不对。

  年少时候经历过很自卑的一段日子,自卑是因为很多的外在比不过别人。可这都是随着年纪长进,自己可以解决的部分。

  真正让人自卑的,是一种无法释然的错位感——你总想在不该得到的年纪,去得到幻想的那部分。

  后来的解决方案,是我发现,此生其实很多事情都轮不到拼天赋的。大部分的我们,只需要在这一场迷茫中继续迷茫,纠结继续纠结。小步快跑中,你唯一可以做的,也只有等待了。

  起初时候的自己看山是山,再后来看山已不是山,最后看山还是山。

  其实山都没有变,是你从残酷的生活里,理解了等待的无法逃避,以及等待一场平和的意义。

  那些你想要的一切,岁月不一定都会给你。可是无论得到与否,都得先让岁月经过你,那些你要的,也才可以靠近你。

更多关于 心语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