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夏阳酷暑>混职场>正文

如果不能改变潮水的方向,那就顺着它走下去

2018-03-20 来源:褚伟 资讯整理编辑:褚伟 点击:

分享到:

  走出公司,在楼下的重庆小面馆点了份鸡杂拌面。八点钟的时间,除了我,店里没有其他的顾客。老板在厨房里不紧不慢地张罗着,老板娘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面条,一边拿着手机看视频。

  听声音应该是一部古装电视剧,老板娘时不时放下碗筷,去厨房走动。从表情和动作来看,显然是对丈夫做的事情不放心。

  虽然点的是微辣,但还是超出了以往尝过的辣味。没记错的话,应该是第二次晚上下班后来这里了。这家面食并不是这一带最好吃的,但每次经过时,都会忍不住停下来,吃上一碗。

  出门时,老板娘起身很客气地向我道了声慢走,忘了问老板娘是哪里人,也没能判断出她的口音,或许真的是重庆人吧。

  之所以写下这个片段,想到了两件事:一是过年期间和爸妈聊天时,我开玩笑说,等自己赚到钱了,就在武汉或老家盘个店,让他们随便做点什么。开餐馆也好,开超市也好,只要他们愿意开心。

  当时,妈妈就乐了。

  第二件事是,一旦闲下来,职业病就犯了,就会忍不住去想一些除工作之外,乱七八糟的事情。比如,烂大街的人工智能、币圈的区块链以及电商对店商的冲击和改造……这些很傻的问题,也只有在安静的时刻才能体会这些问题的意义。

  这些流动工人真的需要知道这些抽象的概念吗?我很好奇。与一些冒险和不安的东西相比,他们在意的是今天有多少客流,进账了多少,哪些面条客人点的最多,明天该多进那几样食材,下个月的房租水电有没有着落。在我看来,他们才是最知足常乐的一代。

  二

  春暖花开,人走人来。

 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离散最多的时候。

  看着有人进来,有人离开,几许感慨。他们有的是我的同事,有的是要好的朋友,有的是以前的同学,有的是思想上的同路人。有的回到了自己的祖国,有的回到了父母身边,有的和男友在另一个城市奋斗,有的准备结婚生子。

  某段时间,我特别想改变潮水的方向,总觉得生活不应该是一条单向道。做什么事都不愿妥协退让,无论是逆流而上还是踽踽独行,都是随着自己的性子来,父母从未给我任何的压力,身边的朋友也一再鼓励我,但我始终没能活出自己满意的样子。

  我有很多梦想(现在看来都是妄想),成为一个好的作者,开个小店,白天做生意,晚上写东西,成为卡夫卡那样的人,或者佩索阿那样的小职员,做一个编剧……最后这些梦想有的被踩在了脚下,有的封存了起来。

  靠文字,靠内容发财致富,基本上是痴心妄想。正如知名科技评论者keso在总结自己一年来在36氪上内容付费的专栏时说:放眼望去,凡是卖得好的内容,大都贴着“课程”的标签。在这个飞速变化的时代,每个人都对自己的无知感到深深的焦虑,所以,他们需要充电,需要掌握新的知识和新的技能,需要碎片化地上课学习。内容收费,就其本质而言,是收割焦虑感的。观点不是一种适合用来收费的内容。”

  还好,有前辈在前面指路,醍醐灌顶。当然,我身边也有早已通过自媒体或内容发家致富的。但我终究做不到这一点,非不为也,是没有能力为也。

  流量就是金钱。在信息的浪潮里,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,每天做的事就是将浩瀚的信息搬运来搬运去,从知乎搬到微博,从微博搬到微信公号,从微信公号搬到今日头条,然后沉迷于机器和算法构建的虚拟世界,在流量和资本的缝隙里,收获喜悦和成功。

  在一个加速的年代,似乎每个人都生活在焦虑之中,焦虑是生活的常态。日益成为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。哪一天,如果焦虑解除了,生命的意义也就消失了。

  转移了一些焦虑,转了一圈后,才发现,对于汹涌的潮水,多数人已无处可逃,唯一应对的办法就是顺着它的方向,走下去。
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