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爆料>正文

朋友圈里15元的电影票是哪来的?

2016-04-22 来源:我要WhatYouNeed 资讯整理编辑:丸尾同学 点击:

分享到:

  今年一月份左右,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开始在朋友圈卖电影票了。

  她卖的电影票价格很低,是那种比X团、X米、X宝还要低的价格。那时,几乎上映的每场电影,她都会去看。免费关注微信公众号 jijiewangcom ,就能天天收到季节网资讯了,还有机会和主编小节姐一对一私聊喔。

  但有一个事情我很好奇,那就是她每次给我发来的截图,都是上面提到过的那些平台的软件界面。我很好奇,这些电影票到底是哪里来的呢?

  好奇之后,我就通过各种手段,加入了一个叫做“电影票刷手群”的A群。在里面潜伏了一段时间后,我终于摸清了这些电影票是怎么来的了。

  原来,这是一条又长又严密,而且不为人知的产业链。

  一、朋友圈里的便宜的电影票是哪来的

  近年来,随着各种媒体狂轰滥炸式的报道,几乎人人都知道了O2O会有一个赔本做生意,跑马圈地的阶段。在这个阶段里,各个平台会不惜代价地利用投资来补贴用户,目的是形成消费习惯,或者是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。

  最常见、也是额度最大的补贴手段,就是各种针对于新用户的优惠。比如外卖平台会提供首单立减、电影票平台会提供九块九特惠、打的软件会送15元无门槛红包等等。

  而我在的刷手群,就是买卖这些“九块九”的电影票。它们就好像超市在早晨卖的特价大米,你抢不到,但是刷手们能抢到。然后他们再把这些大米卖给你,自然要比你自己去买便宜。

  刷手群是一个可容纳两千人的大群,里面有将近一千人,他们自称为刷手。如果我那个卖票的同学是小商店的话,那这个A群可就是一个巨大的批发市场了。

  在A群里,屏幕上每分钟都会快速地掠过十几条与电影票有关的信息,或收购,或出售。但是据我观察,消息的内容版式虽然不一,但是关键字眼总还是没有摆脱众所周知的那几家电影售票平台。

  所以说,刷手们不生产电影票,他们只是电影票的搬运工。

  二、月入过万的经营模式

  他的经营模式说来其实非常简单,就是低买高卖。他从O2O平台们这里,低价搞到各类资源,包括但不限于电影票、团购券、打车账户等,然后以批发或零售的方式把它们转手出去。

  这有点像八十年代的“官倒”,左手进右手出,核心竞争力就是自己的货物。只不过人家是靠权力,刷手算是靠自己的手艺吧。

  现在去淘宝上搜索“电影票代下”,“打车账户”等关键词,玲琅满目的商品背后,就是一个个刷手。

  刷手的工作说起来简单,但是实际上还颇有技术含量。最关键也是难度最大的环节,就是如何拿到新用户的优惠。

  为了钻平台的空子,刷手需要大量新的电话号码、支付宝“白号”、更改设备特征码的软件和国内VPN。这些就像是,一个骗子在出去行骗之前,需要准备的新身份证、新衣服、乃至需要整容来换一张的新脸。

  这已经是一条高度成熟的产业链了,号码、账户、软件和VPN资源都有专人去制作。没人能包揽这一切,蛋糕总是大家一起吃的。

  虽然群里有很多刷手,但是这些刷手们的生意规模差别很多。

  普通的刷手往往是单打独斗,他们会小批量地购买刷票所需的工具,然后通过各种渠道的宣传,接一些散单。

  他们一般亲自在朋友圈、贴吧、微博上抛头露面,一遍又一遍地粘贴着联系方式。

  大规模的刷手则通常是团体行动,他们会直接联系各种资源的提供者,结成合作关系。他们不但采购量巨大,而且销量稳定。他们的主要销货渠道是自有淘宝店和像我同学那样的下线。

  通常来说,在工具齐备的情况下,刷一单电影票耗时不会超过十分钟,而且可以同时进行七八个。

  这个行业入门基本没有门槛,除了手机、电脑外不需要实体工具,所以很多大学生或社会闲散人士都靠这个谋份生活。

  我所在的QQ群的群主Z,目前就读于江西某大学,专门制作支付宝账号。

  3月14日,他晒出了一张截图。这张截图显示他从2月28号起的15天里,在某平台收入10099元,而且这并不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  三、靠这个行业养活自己的人

  在潜伏的这段时间里,我一直在默默地观察着Z的QQ空间。看着他讲述生活中的小事、晒出金额令我羡慕的收入,和并不好看的自拍。

  Z有一个大学同学的女朋友,QQ昵称是“山中女大王”。看得出Z很爱她,因为经常会发她的照片。我也一路看着她的发型从马尾变成了短发,眼镜从朴素的黑框眼镜变成了文艺的圆框。

  平时的Z经常会发一些“感谢老板们的照顾”的话,然后底下会有很多他的顾客留言,调笑他一天到晚挣大钱,他们都被他剥削了。

  因为支付宝作为支付平台的特殊身份,它的风控要比O2O平台严得多。因此支付宝账号是这个产业链中难度最大的一环,也是所有后续活动的基石。它的制作不但需要对于各种工具的娴熟运用,更重要的是要有渠道能够搞来大量的身份证信息。

  所以经过简单的学习,刷手人人都能做,支付宝账号则不然。支付宝账号的制作者,也往往因此地位比其他人高一些。

  虽然平时表现得很欢乐,但是有时Z还是会显出一丝难过。

  那是一次学校停电后,Z拉着女友去了宾馆继续制作支付宝。后来他发了一张站在穿衣镜前的自拍,配上了这样的文字。

  “今天学校停电,但是还是要正常出号,所以跑到宾馆来了。可能速度不会像往常那么快,还请老板们包涵。”

  虽然大家可能从我的描写产生这样一个印象,就是这些人利用着信息不对称的优势,轻松赚取了大把金钱。

  但是事实上,这个行业普遍弥漫着不安的气氛。

  一是各大平台的反作弊手段日新月异,刷手每月都要花费不少金钱和精力在对最新技术的学习和购买上。

  二是这个行当也始终不是正轨,像刷手这样的从业者们,都担心迟早有一天这个行业会被取缔。

  三是他们终日呆在电脑前,面对着屏幕。他们不能去上课、不能去休闲、不能去娱乐。他们自己也知道,这样的生活是不正常和不健康的。

  3月前,Z转发了一条说说,并这样评论。“ 我准备干点正常的工作,人生不单单是为了赚钱,还有生活。”

  而这条说说是这样说的:

  “……做到1年,开始膨胀,上万交易似乎平常,但感觉生活少了什么。

  再往下走我才发现已经越陷越深,丧失自由,失去快乐,天天在电脑旁,因为我觉得离开一秒,就会有人找我,就会有活动,身上充满了'铜臭味'。

  做久了,便无闲暇,与世隔绝,心情起伏再无喜怒之感。有时候觉得究竟是事业的天堂还是活死人墓,除了每天面对着电脑还剩下啥,我没有了时间,没有了自由,生活变得刻板,得到一堆人民币。为了什么?……”

推荐阅读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