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夏阳酷暑>人物志>正文

郎永淳播完最后一期《新闻联播》从央视离职

2015-09-05 来源:未知 资讯整理编辑:jijiewang.com 点击:

分享到:

  昨晚郎永淳播完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期《新闻联播》。

  这期联播因为事关胜利日阅兵外事活动,时长整整57分钟,这样的版面是反常的,但用来给一个主播饯行,似乎又很妥帖,显得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告别。

  下午的时候,同事们就张罗着给他买鲜花。他走出演播室后,我们都跑到播音部去跟他合影。还有同事把今天的联播串联单打印出来,让他在上面签字。

  然后我们在办公室里瞎猜:谁会是下一个?万一那谁谁谁也要走该咋办?

  到晚上11点50分左右,朋友圈里已经满是他辞职的消息。有几个媒体立刻在网上发消息,同时毫无悬念地链接到最近以及很远前辞职的各位央视名人。那种感觉,就像是周围有无数狙击步枪在瞄准我们的东门,一旦从瞄准镜镜里看到有人放下央视身份走出去,马上扣动扳机,在央视的牌子上打出一个孔,并预言这块牌子会变成一个筛子。

  他离职之时,欧阳夏丹正在承担“一带一路”的大型现场报道任务,所以也要在联播屏幕上消失一段时间,即便她完成任务复归屏幕,曾经被坊间津津乐道的“丹淳组合”也已经成为往事。

  按理说他这样量级的人是很难获准辞职的,但我听说他跟大领导辞职的理由是要给夫人治病,而央视目前给他的薪水,让他在应付巨额诊疗费用后,已经无法维持体面的生活。我还听说,大领导认为他没法驳回这样的请辞。潜台词是:即便大领导想提供能满足他的薪水,他实际上也没有突破僵化体制的可能性。

  央视最近的离职潮,终于打湿了新闻联播的屏幕。

  他到央视时,我刚刚大三。我记得从一开始就喜欢听他播《新闻30分》,因为声音虽然低沉,但有一种新闻的金属感。

  昨天傍晚,我们的部门领导,也就是当年《新闻30分》的创始人之一,还在回忆郎永淳当年是怎样在若干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一毕业就开始作中央电视台金牌栏目的主持人。

  我心情很不好。

  因为郎永淳是个好人。他没有架子,到我们办公室来和大家厮混时,丝毫不像一个主播,就是邻家大哥的样子。带点蔫坏的眼神,带点举重若轻的松弛,也带点不动声色的机敏,骨子里还保留着医科毕业生的底色。他有自嘲精神,所有开玩笑也无碍,并且绝不靠口才来压倒我们这些口才的半吊子。他业务极佳,合作无碍,还有就是你们都知道,他是个情感深沉的丈夫和父亲。

  我想这样的人离开任何单位,没法不引起同仁们的惋惜和伤感。

  对他本人来说,离开本身就是一种胜利,意味着他成功克服了自己的惰性,在全新领域开始建立新的职业纪录。以他的品牌影响力和自身才干,跨界照样能创出一片天地,事实上他当年做主播本身就是一次成功跨界。

  但对于这个平台来说,这是不折不扣的失败。

  最黄金的品牌栏目,无法提供足够的职业含金量,无论是荣誉感还是工资单。

  培养一个杰出的主播,犹如培养一个优秀的飞行员,成本极其高昂,这是行业常识。但我们并没有按照这个常识办。事实上我们的业务精英流失的一个病根,就是他们从来没有被视为精英,而是可以在劳务市场上随意替换的螺丝钉。

  也许新闻工业化的历程加剧了这个症状,但我坚信,这是专业精神萎缩和人才观念陈腐的恶有恶报。

  郎心并非如铁,骨牌已然铿锵。

更多关于 人物志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2021021905号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