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春暖花开>感悟>正文

因为是具体生动的某人

2017-02-14 来源:她在江湖漂 资讯整理编辑:达达令 点击:

分享到:

  我常常在想,对于我们个人渺小的生命体验,并不存在得以改变世界的大部分可能。

  曾经有过关于蝴蝶效应的思考,可是这都是在后来的日子里的复盘而来。站在起点开始的那一霎那,我们并不知道未来自己将成为怎样的人。

  如果可以理解这一点,那么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性,或许就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包容吧。

  大部分人不喜欢惊喜,惊喜意味着未知,并且有可能是不好的结局。如果可以,但凡可以预知未来的走向,我们都希望想要一个确定的结局范畴,如此可以从一开始就知道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。

  这段时间,一直被听到,关于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的说法。

  一开始我也恐慌,害怕自己在另一个维度被打败,而并非是你的同类竞争对手。

  我们人类从一开始智慧超前于其它的动物,于是得以走到今天。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,我们也在进步之中绑架自己。

  我们本以为是可以为自己的情绪做主的,其实不然。我们一直在被很多的他物,时刻挑战着我们的神经,以此延伸出喜怒哀乐。

  从前我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冷漠,因为早熟,即使没有看破红尘,可是也够比别人更早看清一些东西。

  这样的体验并不好,快乐得来的不易,可是悲伤却是无限度的放大。

  可是放到今天,这个时代里,我却发现这一份自我冷漠的围墙建造,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保护。

  并非是躲避于具体的某人的伤害,而是在于,可以躲避掉这个时而有些荒唐的时代,给自己带来的那些冲击。

  这个世界是破碎的,尤其是你在手机信息上停留的时间越多,你越发不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世界又有多少成分的真真假假。

  从前会有人教导我,凡事学着假装一些,生活会好过一些。

  我倒不以为然,人可以不对别人虔诚,可是唯独需要对自己开解。

  开解意味着需要在这个看似危机重重的时代,需铸造自己的保护伞。

  从大的层面上来说,我们都是渺小如蝼蚁。于是生活里常常有无力感。无力延伸虚无,于是会自我发问,自己的人生意义在于何方。

  从前的父辈时代,因为得到的并不多,于是均匀地平分着里的种种。每一个阶段对应着那个阶段的生活方式,被动式的前进,以及在无意识中错过自我精神的成熟,直接迈入生理上的暮年。

  这个过程看起来并不悲伤,只是理所当然地时间流逝。

  因为没有对比,没有冲击,更没有撕裂。

  在我这一段人生里,或者与我类似的同辈,却是被迫进入这个断崖式的时代里。

  我们也没得选,于是只能去面对。

  我们更想要寻找一种精神上的自我成熟与认同,以证明这样人生是有意义所在。

  于是我们在社交网络上发声,我们参与很多的讨论,想要表达存在感的急切。就如同我家乡的人们在夏日里,赶在暴雨来临前把晾晒着的稻谷收整起来的那种急切、慌张、肾上腺素迸发。

  从前我不理解,即使来不及收稻谷,大不了第二天可以继续晾晒。毕竟夏日并不会一夜之间让所有的一切发霉。

  可是大人们总是告诉我,从前人们都是这样的,下雨收谷,日落回家,天黑入眠,晨起劳作。

  从前的从前,以后的以后,也都应该这样。

  于是就着这份应该,我们便成为了这些大众的一份子。

  只是在我们这一代人当中,我们并不想过那种一眼能够望到头的生活,但是也还不足以有能力特立独行到让人无法反驳。

  也是如此,才有了挣扎,也才有了痛苦。

  我并非是不关心时局、经济、趋势的人,我是受益于这个时代的一份子。比如说得到良好的教育,加之以自己的努力,在这个世界有了一丝立足之地。

  可是在大层面上,我不喜欢这谈论这些所谓很大的东西。

  这些很大的东西,并不虚无。相反,它是具体的。

  而之所以不去刻意关注这些大,是在于,就个人渺小的世界而言,其实我们并没有那么的精力,去吵闹着改变这个世界。

  每个人的关注点不同,对于幸福感知的体验也不同。

  就我自己而言,倘若能够处理好离自己相近的人际关系,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。

  把成绩感建立在事业也好,家庭也罢,为人类做贡献也好。到头来大部分有所遗憾的,依旧是亲密关系部分的建设,有着很多自己想要完成,可却是无法得到的部分。

  所以你知道,听过一万首情歌,也比不过失恋一场的惊心动魄。看世界其它国度里的战火连连,也比不过身边所爱之人的离去。

  互联网时代,无论是悲伤还是快乐,都是很短时间内的事情。那些语言上信誓旦旦讨伐别人的人,转念下一秒就开始感激相信爱情了。

  我不鄙视这一切,我只是不参与。

  不参与,是我可以选择的立场了。

  我们都是具象的个人,那些让我们揪心的名字,牵动着我们的喜怒哀乐。这些某某某,才是我们需要关照、在乎、理解、交往,以尽可能在岁月的长河里留下有所价值的部分。

  一旦这些人离开,或者离去,于我们而言,就已经是命里的缺口了。

  我到如今还是会脱口而出,今年想去某某家吃饭,假期想去看望某某。有时候不够留意,也会向对面的人发问,提到那些他很努力在躲避的名字。

  下一秒我才意识到,这些人某某都不在了,只剩回忆了。

  或者因为时间的力量,就连回忆,也不多了。

  所以我总是强调,去投入生活,不是为了让被人记住自己,而是让自己记住别人。记得那些面孔,那些情节,那些画面,那些曾经很美的誓言。

  这些都是让我们抵抗生活不够顺遂时刻的力量、灵药、以及慰藉。

  我倒不认为,人工智能会全部替代人类。喜怒哀乐这个东西,是没有办法复制与模拟的,更无法通过大数据收集,来形成一套情绪系统。

  要知道从前,遇上高兴的事情,我们会大笑一场。

  再是到后来,遇上珍贵的体验,我们会大哭一场。

  即使在内心深处,你知道自己是喜悦的。可是奈何这份喜悦伴随着浅一层的悲伤,还有些揪心,有时候撒上点滴焦虑,转念又是自我鼓励一场。

  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,在哪个阶段,你的呈现,与你的内心感召,是一场正比的匹配还是反向的差距之美。

  但是我知道,这是我们之所以为人,最是幸运的所在——因为拥有情绪,我们才是独一无二的个体。

  而为了让这份情绪不会有天被其它物种取代,我们需要谨慎呈现这份情绪,使得它不仅仅是情绪本身,而是你内心自有的一套保护膜。

  被自己铭记,才是最珍贵。

  因为之于彼此,我们都是具体而生动的某人。即使有天地球消失,世界灭亡,可是之于我这短暂而具象的人生而言,得到的已经足够。

  因为足够,得以平和。

  因为平和,也才得以释怀。

更多关于 感悟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