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>秋高气爽>锦囊计>正文

不敢乱说“孤独”

2016-10-15 来源: 叶海燕 资讯整理编辑: 叶海燕 点击:

分享到:

  这两天在看蒋勋的《孤独六讲》。自从我不年轻之后,就变得有些自恋而独断了,看不进别人的文章。学术性太强的,认为枯燥,啰嗦;过于通俗的又认为肤浅,幼稚。很难沉下心来,好好看看书。昨天看到习达人的阅读经历,真羡慕他有一颗如此宁静,年轻的心。

  然,我竟然能看蒋勋的文章。他写的文章,像我自己的一样。自言自语,天马行空,且有附加值。谈的虽是孤独,引经据典不少。像讲故事一样说理,看起来,不累。他所说的孤独,我深有体会。无以言说的孤独与言之不尽的孤独,还有情欲的孤独与伦理的孤独。我们沉溺于孤独,但这个世界却不允许我们孤独。我都懂,都有体会。于是读着读着,总免不了要长叹一声。放下书本,发一阵子呆,躺下来,让自己的心情舒缓一下。然后又拿起书本,再看一段。

  有些书能够治愈人,他的书,就像一剑刺下去,又慢慢抽出来的那种带着一丝丝凉意的痛。

  蒋勋在这本书中,讲的最多的是稽康与秋瑾的故事。

  稽康是出生在三国时期,远离政治,崇尚个人主义,学识相貌俱佳的著名公知,也是一流的音乐家。在司马昭发动叛乱时期,娶了曹家孙女的稽康与曹氏家族一起,遭遇政治迫害。稽康以「上不臣天子,下不事王侯,轻时傲世,无益于今,有败于俗」之罪名将被斩首。嵇康死刑的风声一放出,便引出了举世大哗。三千太学生集体上书,慷慨激昂,要和嵇康一起坐牢。行刑那日,一个面如美玉,气宇轩昂,风度翩翩的美男子,着木屐,穿长袍,面无慎色款款踏上刑场,最后演奏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曲毕,稽康长叹:「广陵散于今绝矣!」,于是,一代先贤与《广陵散》一道成为千古绝响。

  文中说,稽康认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配听〈广陵散〉。如果活不出孤独感,如果做不到特立独行,艺术、美是没有意义的,不过就是附庸风雅而已。

  这两天,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鲍勃·迪伦名声大噪,许多他的歌与诗在坊间迅速流传。我想,并不是中国没有进步的文学与自由叛逆优秀的人才,稽康要是能活到现代,怕也是一个像鲍勃·迪伦一样的获奖者。只是,他没有出生在一个适宜产生诺奖的时代。看来自由,不管是在什么环境之下,都是被当权者憎恨的。一千多年前,没有普世价值的宣导,在受帝王权术约束,儒家影响的土壤里,也能产生稽康这样有个性,有魅力,不为权贵动容的高士,先贤,一惯听闻官方标榜西方势力的可怕,其实我们自己的文化与历史中,也有这样的孤独者。我终于恢复了些许民族自尊心。于是打开音响,再听一回据说托伪之作的《广陵散》,竟然忍不住泪湿云腮。

  若不是听蒋勋说,我还不知道鲁迅的《药》,说的是秋瑾的故事。秋瑾本有杀身取义的抱负,希望用自己的鲜血来换天下的太平。结果,她的血被用来蘸了馒头去救一个患了肺病的孩——还不知道救不救得了。这个故事,也是那样悲壮,凄凉,让人不免唏嘘。

  蒋勋称秋瑾是活出自我的女子。她本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后来丈夫给她一笔钱,让她去日本留学。她在日本被新文化启蒙。回国后,跟守旧的丈夫已经没有办法再相处下去,就离婚了。在那个时代,她绝对是孤独的。

  “幸运的是,秋瑾还有一群可爱的朋友。这些与她把酒言欢的留学生,知道秋瑾很喜欢一把剑,决定凑钱买下来送她,当他们在小酒馆里把剑送给秋瑾时,她当场舞了一回。…….秋瑾的诗中记录了此事,她说:「千金不惜买宝刀」,原来那把剑所费不赀,耗尽千金,以至于一群人喝酒喝到最后付不起酒钱,于是秋瑾不惜把身上的皮大衣当了,要和朋友们喝得痛快,诗的下一句便是:「貂裘换酒也堪豪」。”

  当谈到秋瑾的孤独和稽康的孤独时,我突然发现我自己不配言说孤独。真正的孤独是这么诀绝,这么从容,这么高贵,这么的美。没有半分抱怨,半点幽怨。他甚至在孤独中满足,沈醉,而你看着他的孤独,一面倾倒,一面痛不欲声。

更多关于 锦囊计 的文章:
jijiewang.com美好的季节|投稿请发送至站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| 冀ICP备14017506号-1 | Powered by季节网